谁与箏风_Kite

Peak is First.写的东西都是编的。

【TeeFuse/FrameFuse】近水楼台先得月?•上(短文)

*取名废晚期患者

*听说原著小说里FrameBook最终和平分手引发的脑洞


<01>

Frame最近老是梦到Fuse。

伸手关掉闹钟,Frame看了一眼日历——7月18号,距离与Book分手已经有半个月了。

他们最后是和平分手的。Book太久没去上课落下了很多,加上学校里总有些异样的目光和闲言碎语影响他的心情,在认真考虑后,他接受了父母的安排,到一家升学率更高的高中读书了。

一开始Frame和Book还住在一起,后来Book觉得上下学实在太远了就重新找了个公寓,Frame也回到了自己家住。两个人的联系也渐渐从两三天碰一次头变成周末见一次,再到后来连每周视频都无法保证了。最后,在一次见面中,Book对Frame说,分手吧。

Frame难受过,但很快也平静下来了。Book和他,可能始终不是一类人吧。对他的喜欢,也在一次次见不到面之后淡了下来。


“去追求新的幸福吧!”Frame刷完牙,对着镜子笑了笑。


Frame不是没对Fuse动过心思。

其实一开始,Frame就挺喜欢这个同桌的,只是很快就知道Fuse有了女朋友,他女朋友出轨的时候自己又开始对Book动情了,后来Fuse又有了Tee这个男朋友。

原来Fuse有女朋友的时候Frame知道Fuse和自己不是同一类人所以很克制,奉行“兔子不吃窝边草”的原则。现在知道原来Fuse也可以喜欢男人了,而自己又处在空窗期,Frame对Fuse的想法越发强烈。


<02>

Fuse和Tee还是很恩爱啊。

这不,这个周末就计划一起去华欣玩。

“我有个叔叔在那有房子,这个周末可以借给我们度假~”

Tee说这句话的时候,简直不要太帅。

“好耶~!”Fuse兴奋地跳上去抱住Tee。


Fuse看了看手表,离放学还有10分钟,他撑着脑袋,试想明天度假的情景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幸福。

“喂”Frame推了推Fuse的手肘,“你明天有啥安排没?”

“啊?”Fuse从自己的幻想世界回来,“明天吗?我要和Tee去度假~”

Frame瞪大了眼睛。“去哪里?”

Fuse低下头,压低声音说:“华欣,Tee的叔叔的房子。”

“只有你们两个人吗?”

“嗯。不然呢?”

“那你们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腻歪,有什么意思?”

“要你管!”Fuse冲Frame吐了吐舌头。

“不如……带上我吧!”Farme奸笑着。

Fuse翻了个白眼。

“你刚才不是还嫌弃说没意思吗?我们可不需要额外的照明设备。”

“我是说就你俩的话多没意思!多几个人的话就可以烧烤、喝酒、唱歌、打牌……”

Fuse想了想,感觉好像有点道理。


“而且啊……”Frame垂下眸子,“我失恋还没好,顺便带我散散心行不?”

Fuse知道Frame不久前和Book分手了,没想到他还没痊愈呢。

“呃……好吧,我待会儿问问Tee能不能再带上你吧,能的话顺便带上S,那小子最近也因为女神不理他烦得很。”

“嘻嘻,Fuse最好了!”Frame用头蹭着Fuse,像只金毛犬。

Fuse这心软的家伙,果然打感情牌最有用了。


“对对,Frame和S,就加多两个人嘛,你叔叔那房子应该住得下吧?”

“我知道你想和我二人世界啦,可是我们天天都住在一起啊?偶尔和朋友们一起过周末不是也挺好吗?”

“嗯嗯嗯,Tee最帅最好啦!”

“好,你待会儿回家顺便帮我买个草莓芝士蛋糕好不?我要值日会晚一点点回去。”

“嗯,拜拜~”

Fuse挂掉电话,回头和Frame和S说:“都搞定啦,回家收拾好行李,明天一早出发哦!”


“耶~”S和Fuse击掌,“谢谢你啦兄弟!”

“没事啦~”Fuse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“Fuse最可爱了~~~”Frame趁机捏了捏Fuse的脸。

刚才看着Fuse和Tee打电话,隔着话筒也能想象Tee的语气有多宠溺,从背影都可以猜出Fuse的表情有多甜蜜。


他们真幸福啊,幸福得真残忍。

Frame对Fuse笑着,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终结Tee和Fuse的爱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*剧里角色的“邪教”好像还没写过,先试水一点点,下次有空接着写~

#日常扫tag# 希望他是真的比我还要爱你,我才会逼自己离开。

#日常扫tag# Fuse真的是无论何时都能撩到我的完美baby!

求助

大家可以帮我上一条电影天才枪手的Lofter点个赞吗?真的很想要这个电影票咧!谢谢🙏

#电影天才枪手# 5月初在泰国上映,浓茶亲自找人做了中文字幕版的预告片,简直贴心到不行!时隔五个月终于要在中国上映了,肯定能掀起热潮!
说说我的考试故事吧,最难忘的也是一次作弊,不过比较“低级”,就是很简单的——翻书。小学一年级的事了,语文期末考试,“大雁塔”的塔字不会写,怎么想也想不出来,当时算是班里的第一名吧,很怕拿不到第一了,鬼使神差地偷偷翻课桌里的课本,没想到被同桌(所谓的“差生”)发现了!他当时就哼了一声,没有举报我。我最终还是没有看到“塔”字怎么写,但是当时脸红耳赤的感觉不会忘记。
7月去了泰国想看的,结果已经下映了。希望这次早点能看到~

#日常扫tag# 还是觉得这个表情太可爱了哈哈哈

【幸/皮/炳/鑫】爱来村变形计(10)【大结局】

上期回顾


~第05期(下)~


(变形第九天•深圳)

“铃铃铃——”

周一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班会课,《变形计》节目组和校方决定让张贵鑫和同学们做一个分享。

“老套路了。”摄影师一边擦镜头一边想。跟着这个导演拍摄过好几季节目了,基本都会有这个环节,让城市的少爷小姐们听听穷苦人家的悲惨故事,他们才知道要感恩自己现有的幸福生活。

可是对于上台讲述自己生活的农村主人公来说,这种分享真的有什么积极意义吗?

“张贵鑫同学,麻烦你上来吧。”刘老师笑盈盈地说。

张贵鑫点点头,走到了讲台上。

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讲台,嗯,采光很完美。


“就像我第一天来的时候跟大家讲的,我来自湖南怀化的农村,一个叫爱来村的小村子。小到多小呢?上午赵家母狗产崽了,下午整个村子就都知道他家的小狗崽有几只黄的几只黑的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同学们笑了,刘老师也忍不住笑了,想不到张贵鑫还有幽默的一面。

“村子叫爱来村,可是对我来说,应该是‘爱别’村。‘爱’这个字,太奢侈了。”

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
“十岁那年我阿妈受不了家里的贫苦,抛下阿爸和我们兄弟俩离家出走了。一年后,我阿爸也不再回来了。” 

“四五年来,我和弟弟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村里人的接济才活了下来。”

张贵鑫脸上表情无甚起伏,语气平静,似乎是在叙述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。

刘老师知道,往往是心里经历过死亡般的绝望,才会有这置身事外般的超脱。


“说实话,我参加这个节目,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想借此找机会寻找我的父母。”

 “然后在前天,我找到了。”

张贵鑫的语速慢了下来。他的眼眶开始泛红。

“我找到了我阿妈,她现在是别人的阿妈了。应该过得比以前……开心很多吧。”

张贵鑫努力扯出一个笑,泪水却流了下来。


摄影师把镜头拉近,焦点对着张贵鑫。

这些节目,太擅长于把人性脆弱的一面活生生地摊开在大众视野下,然后像个冷血无情的旁观者,静静看着他人的喜怒哀乐。


后来张贵鑫还说了很多,说了他和弟弟是怎么渡过最困难的那段日子的,说他学校里其他和他有类似遭遇的孩子,也说了自己在深圳的感受……

台下的同学们,女同学也好,男同学也罢,哭倒了一大片。

人类的心理就是那么奇怪,穿着布鞋的时候羡慕穿皮鞋的,唯有在看到没有脚的人的时候,才会发觉自己也是值得羡慕的。


下课后,班长周凯文轻轻地问张贵鑫:“我可以拥抱你吗?”

得到张贵鑫的同意后,周凯文用力地抱住了张贵鑫。

“贵鑫同学,虽然你缺失了一些爱,但你还可以收获别的爱的!永远不要放弃不要灰心好吗?”周凯文边哭边说。

“好好好。”张贵鑫松开周凯文,递给他一张纸巾。“你哭得一点都不帅啦。”

徐正轩走了过来。

“对不起——”

他向张贵鑫鞠了个躬,然后跑着离开了教室。

张贵鑫摇摇头,其实徐正轩捉弄自己或者想让自己难堪什么的,自己并没有因此怪怨过他。


“张贵鑫同学,我有话想跟你说,可以出去下吗?”满娜莎问道。

“呃,好。”跟女同学出去说话,张贵鑫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拒绝的话好像对女同学很不好。


(变形第九天•爱来村)

叶幸运整个下午都是呆愣愣的。

午休的时候节目组临时通知他,变形时间由原来的十四天缩短为十天。

“明天你就可以回家了。”导演拍拍叶幸运的肩膀说。

按理说叶幸运应该高兴地跳起来才对的,但是他心里现在非但不觉得高兴,反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。


“幸运哥哥,我们去捉泥鳅吧!”

放学了,张皮卡凑到叶幸运身边,眨着大眼睛问他。

“嗯,好。”叶幸运笑了笑。

张皮卡把叶幸运领到家附近的一口小水塘旁。

“水塘的水被塘主抽干啦,是抓泥鳅和鲶鱼的好时候!”张皮卡兴奋地说。

叶幸运发现,水塘里已经站了一些大人和小孩,看来确实是塘主允许的。

“我们也下去吧!”张皮卡边说边脱了鞋袜。

说实话,看着那脏脏的泥潭,叶幸运的内心是拒绝的,但是张皮卡看起来那么想去,自己也答应了陪他抓泥鳅,还是咬咬牙一起下去了。


“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~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~”张皮卡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在稀泥里摸索着。

“耶!我摸到了!”张皮卡很快从土里抓出一条泥鳅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塑料袋把泥鳅放进去。

叶幸运只好有样学样,闭着眼睛在泥里瞎摸着。

“啊!我捉到啦!”叶幸运兴奋地把“战利品”从土里拉出来。

“哥哥,你抓到的是我的手……”张皮卡一脸无奈。

“啊,抱歉抱歉!”叶幸运急忙松开手,窘到不行。

“哈哈哈,没事啦!下次你会抓到大泥鳅大鱼的!”


太阳快下山了,两人都忙成了小脏猫,终于摸到了一条土鲶和几条泥鳅,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家了。

叶幸运和张皮卡一起把这些战利品都洗干净,然后开始烤它们。别说,这些水生动物虽然长得难看,烤起来和吃起来可真香。在欢声笑语中,叶幸运吃完了在爱来村最美味的一顿晚饭。


晚上张皮卡在做作业,叶幸运就坐在他对面,静静地看着他。

可惜节目组把手机缴了,不能拍一张张皮卡的照片,日后想留个念想都不行。看着张皮卡手中的铅笔,叶幸运突然有了个主意。

“皮卡,可以借我白纸和铅笔吗。”

“可以啊!”张皮卡递给他自己的图画本和一支铅笔。

“你要干什么呀?”

“我想画你。”

“啊?可是我坚持不住久久不动耶。”

叶幸运笑了,他知道张皮卡是个多动症小孩。

“你就继续做你的作业就好,我自己会找角度。”

“哦。”张皮卡点点头,然后继续奋战他的数学作业了。


叶幸运并不擅长画画,但是他慢慢地、一点一点地描摹张皮卡的样子:小小的发顶,不太明显的发旋,长长的睫毛,思考时不自觉嘟起的小嘴,握着笔的小手……这些组合起来,真是无比可爱。

以至于叶幸运画完之后,竟盯着画中的张皮卡在发呆。

“哇,哥哥你画得很好呀~”张皮卡在耳边的声音让叶幸运回过神来。

“谢谢,不过画不出你本人的可爱。”

张皮卡突然害羞了,耳朵红红的。“没、没有啦。”

“皮卡,可以帮我题个字吗?”

“题什么字呀?”

“就写你的名字。张皮卡。”叶幸运温柔地说。

“哦。”

张皮卡接过叶幸运的画,趴在桌子上在上面认真地写下“张——皮——卡——”。



(变形第九天•深圳)

张贵鑫随满娜莎来到了教学楼旁的花坛坐下。

“张贵鑫同学,听说你明天就要回去了?”

“嗯。”张贵鑫点点头,他也是今天中午听导演组说的。

“你知道吗,虽然你到这个班级才一个星期多一点,但是,已经是我们班上最特别的人了。”满娜莎抬起头,看着张贵鑫的眼睛说,“至少对我来说是的。”

满娜莎眼睛里有张贵鑫看不懂的情感。他有点窘迫,不知道该回答什么。


最后一节课的老师拖堂了,所以陈炳林到张贵鑫教室的时候他班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,只有两个在打扫卫生的同学。

“那个,你看到张贵鑫了吗?”陈炳林问在擦黑板的同学。

“哦,张贵鑫啊,我看到他和满娜莎出去了还没回来。”

“满娜莎?又是她!”陈炳林不爽地捶了黑板一下然后跑出了教室,吓得擦黑板的同学一个哆嗦,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。


“我都这样说了,你还是不明白吗?”

见张贵鑫久久没有回应,满娜莎有点急了。她抓起了张贵鑫的手。

“我的意思是,我喜欢你!你呢,喜欢我吗?”

张贵鑫简直要害羞到爆炸了,向来奉行“男女授受不亲”、“男同学应该和女同学保持距离”的他,被一个漂亮的女同学抓着说表白,让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。


“放开他!”陈炳林站到他们面前,然后霸气地把张贵鑫的手从满娜莎手里抽离。

“哥哥,你怎么来了?!”张贵鑫庆幸陈炳林解救了自己,却也觉得被他看到这样的一幕更加难为情。

“我不来你被她吃了都不知道!”陈炳林拉起张贵鑫,让他和自己并排站着。

受到冲击的满娜莎回过神来,简直要气炸了。

“陈炳林,你算什么?一次次坏我好事?!”

“我算什么?我是他哥哥,他在学校的监护人!”

“那也没权利决定他喜欢谁吧?!”

“如果他也喜欢你那我无话可说,但是我知道他不喜欢你!”陈炳林看到了张贵鑫的窘迫和僵硬,笃定他不喜欢满娜莎的。

“张贵鑫同学,真的吗?”满娜莎颤抖着问。

“抱歉啊满同学,我只是把你当普通的同学,我……”张贵鑫不好意思极了。

“够了,你别说了!”满娜莎强忍着眼泪,转身离去。

从来都是被别人告白的她,第一次向别人告白,却以惨败告终。女孩的骄傲,碎了一地。


“哥哥,我是不是做错了?”

看着满娜莎可怜的背影,张贵鑫自责地问。

“你没错。”陈炳林摸摸张贵鑫的头,“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,不喜欢还硬说喜欢对她才是伤害。”

陈炳林揽着张贵鑫的肩膀,看着灰溜溜的满娜莎,心里竟是说不出的痛快。



(变形第十天•爱来村)

早上叶幸运起了个早,和张皮卡一起洗漱,一起吃了早餐,又一起去上学。

因为要赶飞机,上午的课刚上完,节目组就让叶幸运回张家收拾东西。

“你也回去不?”导演对张皮卡说。

“哦。”张皮卡以为叶幸运不舒服要回家休息,于是决定一起回去照顾他。


走在路上,张皮卡问:“为什么要回去啊?”。

“你还没跟他说吗?”导演问叶幸运。

叶幸运没有回答。

“说什么呀?”张皮卡不解。

“就是,你幸运哥哥今天要回家啦。”

张皮卡突然停住了脚步。几秒后,他开始小跑起来,径直跑回了家。


叶幸运回到张家的时候,看到张皮卡趴在床上,肩膀一耸一耸的。

“皮卡……”叶幸运捏了捏他的肩膀,轻声地叫唤着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张皮卡抱住叶幸运,“你要回家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啊……”

叶幸运拍拍张皮卡的背。

“因为知道你是小哭包啊,告诉你的话肯定会哭得很凶。”

“我才不是哭包!”张皮卡抹了抹眼泪,咬着下嘴唇。


“好,你不是。”叶幸运笑着揩了下张皮卡眼角的泪珠。

“分别是迟早的啊,提前了也未必是坏事,我要回去了,说明你亲哥哥很快也要回来了,这不是好事吗?”

“是好事,可是我舍不得你……”张皮卡吸了吸鼻子继续说,“哥哥重要,幸运哥哥也重要……”

毫无保留毫无隐藏的孩子啊,就是这点最让我喜欢了。叶幸运忍不住抱住了张皮卡。

“皮卡,你相信缘分吗?我相信,从来到这里之后开始相信的。我觉得我们以后肯定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
“那个,叶幸运,时间不多了,还是抓紧下吧。”虽然不想打扰兄弟分别,但是导演不得不催促了。

“等等!”在叶幸运出门之前,张皮卡塞给他一个东西。

叶幸运接过一看,是一个蓝蜻蛉的标本。

死去的蓝蜻蛉风干后,用胶水把它的前肢固定在纸板上,然后把纸板裁剪好形状放进透明的塑料水杯里,水杯底部放有防潮珠,最后把水杯的盖子盖严实。水杯大概是别人丢弃后张皮卡捡的,有点残旧了。但这已经是在现有条件下张皮卡能做的最完美的标本了。

“谢谢你皮卡,这是我收到过的最珍贵的礼物。”

叶幸运最后一次拥抱了张皮卡,和他做了正式的告别。

张皮卡没有送叶幸运,只是站在门口,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巷角,然后做在门边,偷偷地擦眼泪。



(变形第十天•深圳)

上午10点27分,陈炳林一边不停地看表,一边催促司机开快一点。要不是深圳交警不给哈雷上高速,陈炳林真恨不得直接从学校自己开车飞到机场。

啊,还是气啊。为什么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张贵鑫提前结束交换的呢?

出租车刚在机场出发大厅门口停下,陈炳林塞给司机两百块钱说了句“不用找了”就飞奔进去。

张贵鑫在哪里呢?入关了吗?陈炳林环顾四周,急得直冒汗。

“炳林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,陈炳林一回头——是辛迪阿姨。她旁边站着的,不是别人,正是张贵鑫。


陈炳林跑到他们身边。

“阿姨好。”陈炳林和辛迪打了个招呼,然后就看向了张贵鑫。

“你今天要回去怎么不告诉我呢?”

“我……”张贵鑫回答上来。近十天的相处,让他对陈炳林产生了微妙的依赖,得知自己要提前离开的时候,他心里最舍不得的人居然是陈炳林。

或许悄悄离开才能更顺利的回家吧。他这样想,于是故意没有告诉陈炳林自己要走的消息,早上还骗他说辛迪亲自想送他上学叫陈炳林不要来接。


“贵鑫只是忘记告诉你了吧。”辛迪帮忙圆场,“炳林啊,贵鑫的飞机很快要起飞了,差不多得进去了,你要抓紧点。”

陈炳林点点头,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手环。还好前天买完随手放进书包了,不然没带上得后悔死。

“这个送给你。”陈炳林把手环递给张贵鑫。那是一个银镯子,上面有一对翅膀。

“看到的时候就想起到了你,就想着作为纪念礼物给你……”

张贵鑫接过手环,慢慢展开了笑容。

“谢谢你,炳林哥哥。”

陈炳林抱住张贵鑫。

“等你有能力飞出大山的时候,要记得来找我,知道吗?”

“嗯。”张贵鑫鼻子发酸,重重地点头,然后用力回抱陈炳林。


张贵鑫入关前,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陈炳林。他拼命地挥着手,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。张贵鑫也用力地挥手回应,然后在泪水掉下之前转过身去,踏上归途。


(第05期播送完毕,播放片尾曲钢琴版《感谢你》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•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~番外1•幸皮の场合~

“王尼斯,我说你的公寓怎么那么难找啊?我照导航走了半天都没走到。”叶幸运拖着行李箱在烈日下的曼谷通罗街头暴走,快被晒蔫了,给王尼斯打了个电话。

“哎呀,是有那么一点点偏啦,但是当地人应该还是知道的,你找家店家问问呗。”

叶幸运看了看周围,老人大概不会讲英语,要找有年轻人的店。

“啊,有了,11点钟方向,那家咖啡店。”


“叮铃——”门口的铃铛随叶幸运的推门而入响了一声。

“sa-wad-dee-krab~”收银员是一个年轻的男孩。

“Hello,do you know how to get to…(你好,请问你知道怎么去……)”叶幸运打开手机地图正想问路,却发现收银员在盯着自己的脸看。

等等,这个收银员的样子……大眼睛,高挺的鼻子,略丰厚的嘴唇——分明就是长大版的张皮卡啊!

“你是……叶幸运吗?”收银员呆呆地问。

叶幸运快要压制不住自己的狂喜了。

“是我啊!你的幸运哥哥!”叶幸运捏了捏张皮卡的脸,“我的小皮卡!”


张皮卡给叶幸运调了一杯冰饮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张皮卡问。

“我来找王尼斯玩儿啊!你呢,怎么会在这儿?”

张皮卡将后来发生的事娓娓道来。节目播出后,有个泰国华侨决定资助张家兄弟,在他的帮助下,张贵鑫顺利读完了大学,张皮卡今年也顺利考上了大学。正值暑假,他决定来这个华侨在曼谷的这家分店里帮手作为一点点报答。

叶幸运举着饮料,和张皮卡碰杯:“Nice to meet you, again.”


异国他乡,不期而遇。如果这样的相遇还不是命中注定,那再没有什么可以算是奇缘了。



~番外2•炳鑫の场合~

下午3点多,陈炳林调整了下领带,准备迎接今天的第二批面试者。

毕业三年的他已经在这个IT公司升到技术主管的位置了,也算是年轻有为。

公司规模大了,要在秋招季吸纳一些技术新人,所以由陈炳林来面试经过简历筛选的应届生。

不过陈炳林有个不好的习惯,就是不到面试那一刻是不会提前看应聘者的简历的。


“笃笃笃——”秘术敲门进来,“陈经理,下午的第一个面试者准备好了,要开始面试了吗?”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生走了进来,恍惚间陈炳林觉得自己见过这个人。

“请坐吧。”

面试者坐定后,好像有点紧张,不知道怎么安放自己的手好,后来还是把手放到了桌子上。

无意间,陈炳林看到了男孩左手手腕上带着的手环。

瞬间,他睁大了眼睛,手抖着翻开面试者的简历。

“你好,我叫张贵鑫。”张贵鑫笑着,温暖如初。


你果然来找我了啊,穿越崇山峻岭,飞跃千山万壑。


==================全文•END=================

*坑神如我也终于完结了~给自己撒花(咳咳)~完结篇加上番外近6000字,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吼~

*谢谢这几个月来大家的不离不弃(可能很多人已经弃了也说不定)~

*BPOT的中长篇应该不会再写了,短篇看心情~

*有缘再见。

#日常扫tag# 今天把变形计更了如何😁
(cr:peak's village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