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与箏风_Kite

Peak is First.写的东西都是编的。

预告(?)

写了的但是还没写完……

周五晚上就要去泰国了,这几天都在准备打点机票酒店门票各种破事,加上工作的忙,简直想弃了我所有坑了……

谢谢亲们的等待,如果还有人看的话。

【NP/BP】蒲公英的约定(中)

(上)


05

『假使不能公开妒忌,学习大方接受。同行时要殿后,谁冷落旧朋友。』

 

Nice从来不相信“三人行必有我师焉”这句中国古训。

他相信的是,三人同行,必定至少有一个人会受伤。

以前和Peak开开心心地上学放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取而代之的是令他越来越难受的三人行。

Boom基本都是一言不发,偶尔对Peak说的话或者唱的歌敷衍地笑笑(在Nice看来是敷衍地)。

这么孤傲的人,Peak为什么要和他做朋友呢。

Peak又不缺朋友。


这天中午放学的时候,Boom突然对Peak说,我们出去吃饭吧。

“啊?去哪里?就我们两个吗?”Peak不明白为什么要出去吃。

“就我们。”

Boom说着,拉着Peak的手腕就往教室外面走。

“可是我还没……”Peak来不及和Ohm还有Beam解释了,用空着的手和Ohm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然后就拜拜了。


走到校门外,Boom才放开Peak的手腕,Peak的手腕被抓得有点红有点疼,他把衣袖放下遮住手腕,然后问Boom,去哪里。

“随便吧,安静点的地方就好。”

“啊,我还以为你有目的地了呢……”

Boom非常自然地说他是新来的,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店,Peak只好带着他去了附近一家有点偏僻但是安静的小店。


两人点完菜,一声不吭地吃着。Peak看Boom脸色不太好,连逗他笑都不敢了。

吃到一半,Boom放下餐具,说:“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。”

他没有看着Peak,也没有什么表情,更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“啊?”Peak夹着的一块肉掉回了碗里。

“你有……女朋友啊……”Peak小声地说。

“我不应该有吗?”Boom冷笑道。

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Peak心想确实,Boom那么帅,肯定有女朋友才对。

“应该叫前女友了,昨晚她提出跟我分手了。”

Peak侧着头打量着Boom的表情。Boom总是这样,喜怒不形于色,连和女朋友分手了都那么淡定。


“那你……还好吗?”Peak小心翼翼地问道。他想,Boom叫他出来,是需要自己的安慰吗?

“我很好啊,不然怎么会叫你出来庆祝。”

“庆祝??”Peak头一次知道被甩了还要庆祝的,Boom的脑回路真是异于常人。

“我们本来就没什么感情,她只是把我当成跟朋友炫耀的资本,而我只是把她当成阻隔蜂蝶的盾牌。”

果然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啊。Peak不是很能理解这种“情侣”关系。在他的认知里,两个人在一起,就是出于互相喜欢才对啊。

“那你……有喜欢的人了吗?”

鬼使神差地,Peak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Boom笑了笑,然后看了Peak一眼,说,没有吧。

“哦……”Peak盯着自己的烤猪肉,接着认真地吃饭了。


那天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,Boom开始说话了——开始回应Peak说的话了。

三人遇到了红灯,停了下来。

“今天物理老师的发型是不是怪怪的,好像没梳头就来上课了哈哈哈!”

“嗯,是有点。”

“还有生物老师布置的什么作业啊,要去动物园观察长臂猿,还要拍照片写报告,好麻烦啊……”

“我觉得还好啦。”


看着前面两个人愉快相处的样子,Nice觉得很难受。

绿灯亮了,Peak和Boom用力地踩着踏板,Nice却忘了前进。

等到他回过神来,Peak他们已经在马路对面了。

Nice想追上去,却发现,信号灯又变成红色了。

于是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Peak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。


Nice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那个河堤边。

他躺在草地上,想起小时候,如果Peak发现自己没有跟上,一定会到后头找自己的,虽然Peak总会带着疼爱地“骂”他说,你怎么那么慢啦。


现在呢?如果Peak发现自己跟不上他了,还会等他或者回来找他吗?

可是,Peak好像根本就没发现Nice不见了。

Nice用手挡着眼睛,却止不住里面流出的泪水。


06

周末,Boom约Peak去曼谷动物逛逛,顺便完成生物作业。

“可是,我答应了Nice要陪他去买鞋子耶……”Peak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
“哦,那我自己去吧。”

“等等,其实我们可以一起去啊,去玩动物园再去Siam逛逛。”Peak建议道。他想Nice也好久没去过动物园了,应该不介意一起去玩玩的。

“你确定?”

“嗯。”

“好吧,随你吧。”

虽然Nice有刻意压制,但Boom还是可以感受到,他不喜欢自己。

Boom还看得出,Nice看Peak的视线,和看自己的完全不一样,他眼神里饱含的感情,也不是普通朋友或者兄弟之间的。

——卑微而热烈。


“Nice,我们周六先去动物园好不?我有个报告要做,然后再去Siam好吗?”

“又是和Boom吗?”

“嗯……我们三个一起……”

 “好。”

事情总要有个了结。哪怕是终结。

Nice几近绝望地想。


在动物园里,Boom时不时给Peak介绍长臂猿的生活习性。

“长臂猿栖息在树上,家庭是典型的单雄单雌配偶系。一般一只长臂猿一生只会有一个配偶……”

“好专情啊!”

“基本属于植食性动物,喜欢吃各种热带水果和嫩叶……”

“这么有力居然是吃素的……”

Peak一边拿看学霸的表情看着Boom,一边做着笔记。


Nice在后面静静看着他们,一种无力感和疲乏感向他袭来。他觉得好累。

下午在暹罗广场,人很多,Nice被挤得和PeakBoom分开了。

Peak猛然发觉Nice不见了,四处搜寻了下,发现他站在自己身后十几米的地方,一动不动。

Peak快步走到Nice身边。

“Nice,你要跟着哥啦,不然走丢了怎么办?”

Peak像以前一样暖暖地笑着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笑,在Nice看来,却格外讽刺。

“啪!”Nice拍开Peak的手。

“够了,我受够了,真的够了!”Nice忍着眼泪说,“你能不能不要再把我当小孩了?”

“Nice,你怎么了?”Peak从来没见过这样的Nice。

“你也就比我大几个月而已,真以为比我大一个世纪啊?”

Nice说完,从Peak身边走过,然后快速地离去。


曼谷又下雨了。

在咖啡店里,Peak趴在桌子上,很难受。

“我其实很早之前就知道Nice已经长大了,甚至比我更成熟。我没有把他当小屁孩看不起他的意思,我只是想想小时候那样当他的哥哥。”

“可是,没想到,他原来忍我很久了。没想到,他已经那么讨厌我了……”

Peak不可遏制地哭了。

这一刻,Boom突然很想摸摸Peak的头安慰他。可是他想了想,还是把手放在了Peak的肩膀上。

“我不觉得他讨厌你。或者他只是不喜欢你们原来的相处方式了而已。”

看着窗外的雨,Boom忽然觉得Nice挺可怜的。

明明是深到藏不住的喜爱,却被理解成了讨厌。


07

这天放学,Peak和Boom说,放学暂时不能和Boom一起回家了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要去打工~”Peak边收拾书包边说。

“打工?为什么要打工啊?”Boom想Peak家还好吧应该不缺钱花吧?

“因为我想买个架子鼓,还挺贵的……”Peak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。

“你家里不可以支持吗?”

“你以为谁家都像你家一样啊,乌隆首富少爷~”Peak打趣道,“我想作为自己的十八岁礼物送给自己,所以想自己去赚点钱,加上我之前攒的压岁钱,应该够了。”

“好吧……那你要去哪里打工?”

“儿童公园。”

“在儿童公园做什么工作?”

“秘——密——”Peak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然后走出了教室。


这是Boom第一次跟踪别人。

一周后的某天,他偷偷跟着Peak来到儿童公园,看着他进了一个房间,出来的时候,变成了一只熊。

Peak穿着土黄色的熊布偶外套,做着各种搞怪的或者可爱的动作,逗乐周围的小朋友们。

Boom远远的看着Peak,想象着头套下的他,应该也是在微笑着。


工作结束后,Peak赶忙走回更衣室,却在更衣室门口看到了Boom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啊?!”Peak摘下头套问道。

大夏天的,穿着这么厚的这么闷的外套,Peak被热得满头大汗。

“我不能来玩吗?虽然超龄了。”Boom笑道。


Peak换回了校服,感觉清爽舒适。

尽管Peak和自己说,这份工作虽然很累,但是每天能看到很多可爱小朋友还是挺开心的,但Boom还是莫名有点心疼他。

“换一份工作吧。”

“可是我们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啊……快餐店服务员或者便利店店员之类的都要反应很快,还要整天堆着笑。”

“你不喜欢笑吗?你笑起来,很好看。”

Peak愣了一下。

“啊是吗,谢谢……”

到分别的路口的时候,Peak说,我会考虑换工作的。


两天后,Peak告诉Boom,他找到了新的兼职。

“在A商场的一个大头贴店工作,Ohm给我介绍的。”

“做什么的呢?”

“其实挺轻松的,就是引导顾客怎么摆Pose更好,偶尔和顾客合影。”Peak解释道,“你说的对,笑容算是我的优势,我何不利用它呢?”

Peak依旧甜甜地笑着,Boom却不太舒服。


Boom第二次来到Peak打工的地方。

他在商场找了一整圈,终于找到了那家大头贴店。

大头贴店的拍照间不是完全封闭的。从留出的一个小窗口里,Boom看到Peak陪着两个妹子拍了好多张照片。有一张,妹子不知道和Peak说了什么,然后Peak把手搭在了妹子的肩膀上。

下一位顾客进去了,Peak介绍完设备这么用,正想出去,却被那位男顾客拉住了。

“这位弟弟,我没有搭档,你可以和我合照几张吗?”

Peak只好同意了。一开始那位大哥还是挺规矩的,后来动作越来越亲密,甚至揽上了Peak的腰。还在工作中,Peak不好发作,只能僵着身体拍完了那几版照片。

“谢谢弟弟,你真可爱,我还会再回来的。”男顾客拿着洗出来的大头贴,开心地说。临走前,还摸了一把Peak的手。


看来每份工作都有它不容易的地方啊。

Peak见暂时没有顾客了,就坐在店门口,揉着太阳穴。

突然,眼前出现了一双黑色VANS鞋子。

Peak抬起头——是Boom。

“很累吗?”

“还好……”

“那陪我拍一组照片吧。”

“啊?”

Boom拉着Peak进了拍照间。


Boom选了12张一组的版。拍前11张的时候,他都面无表情地站着,Peak有点尴尬,却还是微微笑着。

第12张,Boom把Peak的头按在了自己肩膀上,然后露出了个好看的笑容。Peak则睁大了眼睛,表情有点懵。

Boom迅速按下了拍摄键。


回家的路上,Boom对Peak说,你还是不要打工了吧,如果你想赚钱,可以来做我的家教。

“我能教你什么啊?”Peak知道,学习上是Boom厉害些。

“教我弹吉他吧,听Beam说你吉他也弹得挺好的。我想跟你学。”

“可是我达不到老师的水平吧……”

“可以了。就这么定了。”


Peak感觉有什么东西怪怪的。

就像泥土地下萌发的新芽,还有银丝里蠢蠢欲动的蚕。


Boom回到家,把下午拍的第12张大头贴小心翼翼地剪下来,然后贴在了手机壳的内侧。

你笑起来那么好看,可是我却希望你只对我笑。

Boom不想去深究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,他只想跟着感觉走。


08

曼谷的夏天总是多雨,时常还伴着闪电。

Nice盯着桌上的台历,计算着他和Peak冷战的日子。

他们已经23天没有说话了。

无数次,他都想要不主动和解吧,又一次次地压制住了这个念头。

他不要再浑浑噩噩地和Peak当“兄弟”了。

他想让Peak思考,然后明白,自己对他,不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,而是一个少年对另一个少年的爱慕。


他像一个冒险的博弈者,孤注一掷。


一道闪电划开深灰色的天空。Nice先是习惯性地捂住了耳朵,然后慢慢移开了双手,享受着窗外的电闪雷鸣。

7岁那年,在Peak家,也是这样的天气。

闪电之后,Peak捂住了Nice的耳朵。

雷鸣之后,Nice问Peak,哥哥你不怕打雷吗?

Peak笑着摇摇头:“我不怕,我妈妈说,闪电是上帝在给我们拍照呢!”

又一道闪电下来,确实有一瞬间,世界都光亮了。Peak继续帮Nice捂住耳朵,笑得像个小天使。

从此以后,Nice喜欢了打雷闪电。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*我就是个话痨不解释。下一章一定完结了。

#日常扫tag# 今天一个冲动又买了机票😂 7月1号3号去见你们😎😎😎

更新说明:《变形计》周末更,NP/BP那篇预计周五更吧。这几天都比较忙,明晚也有正事要做😂

#日常扫tag# 你说我婆婆发这样的图出来是什么意思?不就是想帮他儿子引诱我吗?
想抱住亲一口🙈🙈🙈

【NP/BP】蒲公英的约定(上)

*Peak、Nice年龄按实际年龄,Boom年龄改大一岁(00年1月),客串的Beam也改为大一岁(00年3月)、Toey改为和Peak同岁。

*都是普通学生的设定,三人同校,P、B高三,N高二。

*OOC有,架空同人,请勿当真


01

最近Nice经常想起小时候的事。

唔,或者说他从未忘记,只是最近经常回忆起。

他最美好的童年时代——与Peak一起度过的悠悠岁月,关于两个小男孩纯真过往的一切。


或许也不是那么纯真,毕竟,Nice偷偷喜欢着Peak,喜欢了很多年。


Peak和Nice是同一条巷子里长大的。在附近他们那一辈的孩子里,Peak和Nice是最小的两个。确切的说,Nice是最小的一个,Peak比他大一岁左右。

在“长幼之分”上面,Peak可是很有自觉的。他总是以哥哥的身份与Nice相处,别的小朋友欺负Nice的话,他也会挺身而出,用他瘦弱的身躯保护Nice。

不过,和弟弟抢糖果抢玩具的时候,Peak并不一定会让着Nice。他很喜欢搓着Nice圆圆的小脸蛋儿说:“我可是比你大了一个世纪啊——”

看着Nice瞪着无辜的大眼睛,Peak又会哈哈大笑,和他分享糖果和玩具。


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Peak的呢?Nice猜大概是小学就开始了吧,只是初一的时候才确认这份心情不是普通的弟弟对哥哥的喜欢。

同班的女孩子让他转交情书给Peak,他一声不吭地接过,却在转角的的垃圾桶把那个粉色的信封撕了个稀巴烂。


初中的时候,Nice长高的速度几乎和Peak差不多。

小时候圆滚滚的他,开始抽条儿了,脸蛋也开始有了棱角。

而Peak却像逆生长似的,越长越可爱,和Nice站在一起,一般人都看不出谁是哥哥,甚至会以为Nice才是哥哥。


Peak上高一的时候,喜欢上了一个学姐,他鼓起勇气向学姐表白,却被学姐拒绝了。

“不好意思呐Peak,你很可爱,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哦。”学姐笑眯眯地对Peak说。

三天后,Peak看到学姐和一个高大帅气的学长在一起了。


“Nice,陪我去河边喝酒好吗?”Peak给Nice打电话。

“P’ Peak,我明天有模拟考呐。”

“哦我差点忘了,那没事啦。”Peak才想起Nice快要考高中了。

“不过我学得有点累,去散散心也好。在河边等我吧。”

Nice放下手里的习题,虽然考试很重要,但是没有什么比Peak更重要。

他知道Peak失恋了。他关心着Peak的一举一动。


Peak和Nice有一个很喜欢去的地方,就是他们家附近的一条小河边。河边修了堤坝,堤坝上种了草,下午或者晚上,坐在堤坝上吹着风,真是无比惬意的一件事。

“你打算考哪个高中啊?”Peak问Nice。

“和P你同一个高中啊。没有你罩着怎么行?”Nice笑着说。

“哦吼,这觉悟不错。”Peak喝了口酒接着道,“不过你如果有其他想去的高中也可以去啊,不一定要窝在我们这个小地方,曼谷好的高中多了去了。”

“没有啦,Y中也挺不错的啊,而且我不想离家太远,烦。”

“你这家伙,还是个小屁孩啊~”Peak像往常一样揉了揉Nice的头。

可是突然间,他觉得Nice长大了,自己再这么揉他的头好像不是很好。

他收回了手,继续喝酒。


Peak的酒量不好,很快就开始醉意上头,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还没来得及开花就被扼杀的心酸初恋史。

Peak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Nice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Peak均匀的呼吸声传入Nice的耳蜗,配合四周窸窸窣窣的虫鸣声和潺潺的流水声,是最令Nice安心的夏天的声音。


别人不喜欢你没关系,有我喜欢你就好了,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,直到你也喜欢上我。

在那之前,你不要再喜欢上任何人好吗?


Nice决定默默守护这份心情,慢慢让Peak察觉到自己的爱慕,让Peak越来越离不开自己、也爱上自己,然后再顺理成章地表白。


——直到他发现,事情可能不会那么顺利了。



02

春武里,虽然在地理位置上也算是曼谷周边的,但毕竟还是相对落后和安静的地方。

所以有外府的学生转学到这里这种事,还是比较少见的。

一时间,“从乌隆来的富家少爷”的消息传遍了整个Y中。


Boom其实很不喜欢这种被围观的感觉。

因为父母工作调动(决定到春武里府拓展事业),Boom只好也跟着转学。

虽然在原来的学校他就算是个风云人物,但是来到这边,走在校道上,一路上都遇到在偷瞄他、议论他、甚至直接搭讪的人,Boom还是觉得很烦。

他被安排在了高三(3)班,坐在教室的靠窗的最后一排。

他一言不发,最主动来搭话的同学也是爱理不理。

“就这样过完高三就好了。”Boom原来是这样想的。


“死Ohm,你居然偷吃我的抹茶饼干,你死定了!”

Peak和同桌Ohm打闹着,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桌子。

撞击的震动和声音吵醒了Boom,他顶着黑眼圈盯着Peak,释放着低气压。

“不好意思啊!”Peak马上道歉。

Boom斜着眼看了一眼Peak,没有说话,然后双手插着口袋走出了课室。

Peak咬了咬下唇,决定跟出去。

在走廊尽头,Peak对Boom的背影喊道:“真的对不起啦,你有必要那么生气吗?”

Boom停住了脚步,转过头来对Peak说:“我没生气,你别烦我。”

“可是你的眼神明明就是生气了啊。”Peak上前捉住Boom的衣袖。

在他的认知里,那样黑脸的表情,绝对是生气了嘛。

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也别怪Ohm,他……”

“够了。我再说一遍,我没生气。”Boom打断Peak。

“那你干嘛走开?”不是不想看到他的意思吗?

Boom翻了个白眼。

“我要去小便,要和你打报告吗?”

“啊,不好意思……”Peak赶紧松开Boom的衣袖,脸迅速地变红。


Boom忽然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好玩。不是想搭讪他,也不是想巴结他,只是想为自己辩解,希望自己不要生他的气,所以拦住了他。

或许可以成为朋友?

也许吧。Boom耸了耸肩,走进了厕所。


两天后的中午,在饭堂吃饭的时候,Peak看到Boom一个人在吃饭,就拉上Ohm和Beam,坐在了Boom对面。

Boom抬头看了Peak一眼,然后又继续闷头吃饭了。

原来聒噪得很的Ohm,都不敢说话了,迅速地吃完然后拉着Beam去小卖部了。

Peak吃完后,发现Boom还坐在对面。

“说吧,你想要我的Line号码是不是?”

“啊?”Peak莫名其妙。

“坐在我对面吃饭,不就是为了搭讪我吗?不然饭堂空位那么多,你干嘛非得坐我对面?”Boom凑近了点,看着Peak的眼睛问。

“我只是……觉得你挺孤单的……”Peak有点慌,他真没有搭讪自己同班同学的意思。

“我是挺孤单的。”Boom似笑非笑地抽动嘴角,“所以,给我你的Line号码吧。”


Peak就那么鬼使神差地和Boom互换了电话号码和加了Line好友。

他不明白,自己明明就坐在Boom前面,他想和自己做朋友的话,为什么在课室从来不和自己讲话呢?

不过Boom说“我是挺孤单的”这句话的时候,眼神确实有些落寞。

“就让小爷大发慈悲地温暖你最后的中学时代吧~”

Peak想着,给Boom发了个“晚安。”



03

Peak连续给Boom发了一个星期的“晚安”,Boom没有回复过他。

只是在第八天,Boom在教室里,主动给Peak打了招呼。

“挖地(早上好),Peak。”

“挖地……”

一切的一切,开始于这个早上。


Boom开始加入Peak他们的午餐小分队,虽然绝大部分时候他都不说话,但是会听他们讲话,偶尔摇摇头,或者不置可否地笑笑。

一天中午,Peak讲到自己小时候的一件囧事,他自己和Ohm都笑得和傻逼似的,Beam也乐得不行,一切都很正常,直到Boom也笑了出声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Boom一笑,其他三个人都惊呆了。

“Boom你刚才居然笑了!”Ohm张大了嘴,万年冰山脸居然笑开花了,这罕见程度不亚于曼谷下冰雹。

Peak和Beam也感到不可思议,说实话Peak没想到Boom居然有在认真听自己讲话,还因此被逗笑了。


“我不能笑吗?”Boom恢复扑克脸,问其他三人。

“当然不是了!”Peak摆摆手,“我们只是觉得惊讶而已!”

“你笑起来好看的,请多笑笑吧。”Beam补充道。

“那得看你们还有没有那么多囧事可以讲咯。”

Boom说完,端着饭盘酷酷地走了。

“这小子,就是太爱装帅了!”Beam无奈地笑道,Ohm则点头表示强烈同意。


开学一个月了,月考之前,老师们都在疯狂布置作业。

“数学老师简直毫无人性!一下子布置3张卷子,怎么做得完哦!”

下午就要交作业了,Peak边写习题边抱怨道。

“鹅哩(就是)!我抄都快抄不过来了!”Ohm一边抄着从隔壁班学霸Toey那里借来的卷子,一边附和,“还有化学作业也是,一大堆,根本不会。”

Ohm基本是个开心的高三学生,有作业就抄,考试补考几次后擦边过,好大学嘛有得上就上,没得上念个过得去的,毕业了继承家业就好。


“化学作业吗?我做好了,要吗?”

坐在后排的Boom突然发话,把Ohm和Peak都吓了一跳。

Peak接过Boom的化学作业翻了翻,发现写的都很像是正确答案啊。

“我先自己写,不会再问你。”Peak把作业本递回给Boom。

有点气人啊,明明他上课都在睡觉,为什么都会呢。

“你不要我要啦!”Ohm快手抢过Boom的作业本。


“Boom,你简直太完美了,如果我是女生我一定会爱上你的!”Ohm故作花痴状看着Boom。

“你最好不要。”Boom嫌弃地用书推开Ohm的脸。

“吼,你是嫌弃我不够可爱吧?”Ohm抓过Peak,捏着他的脸说道,“如果是Peak这样的你是不是就接受了?”

“嗯,Peak的话倒还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Boom的表情有点让人捉摸不透,依然是似笑非笑的。

“死Ohm你放开我啦!”Peak挣脱Ohm的魔爪,假装没听到Boom说的话,继续写作业。殊不知他泛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。



04

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,Peak问Boom住在哪里。

“A街三巷。”

“呜咦!我住在B街呢!就在A街对面,也差不多,我在五巷。”

Peak兴奋地说,“那你平时怎么上下学的呀?”

“骑单车。”

“我也是耶!那我们可以一起回家呀,有一大段都是顺路的!”Peak建议道。

Boom点点头,算是赞同了Peak的提议。


Nice像往常一样,在校门口等Peak回家。

远远地,他看到Peak和另一个人推着车走过来,Peak还在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。

“嗷,Nice!”Peak终于注意到Nice了。

“Boom,这位是Nice,和我同一条巷子的邻居,比我们小一年级,也是我的发小啦~”Peak揽着Nice的肩膀说道。

Nice原来有些莫名不爽,但Peak揽着他的肩膀,他又忍不住有些开心。

“你好,Nice。”Boom打了个招呼,脸上却毫无表情。

“Nice,这位是Boom,我班上新转来的同学,住在A街三巷,和我们差不多同路呢。”

“还有他对刚认识的人都有点扑克脸,你不要介意哈。”Peak凑近Nice的耳朵小声说。

“你好,Boom学长。”


“嗯。”Boom应了一声,然后迈开长腿蹬着自行车骑走了。

Peak赶紧跟上去,Nice则马上跟上Peak。

到了A街和B街分界的街口,Boom挥了挥手算是告别了,然后向左转。

Nice心想这家伙大概是个怪人。但是心底又很庆幸他是个怪人。

“Peak啊,请不要注意任何人,请多看看我吧。”

跟在Peak身后慢悠悠地骑着,Nice自私又虔诚地祈盼着。


第二天早上,Peak起了个大早,打电话叫醒了Nice,然后给Boom发了条Line消息:“起床了吗?待会儿去接你一起上学哦。”

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了Boom,他读了Peak的短信,然后用枕头蒙住了自己的头。

“那么早——”

过了一会儿,Boom的闹铃响了,他起身洗漱好,正在换衣服的时候,手机又震了。

“准备好了吗?我在你家楼下了哦~”

“不是吧?”Boom套好衣服,拉开窗帘,看到Peak和Nice果然站在楼下。

“早上好~”Peak朝Boom挥挥手,在清晨的阳光下暖得像个小太阳。

Boom拉回窗帘,赶紧收拾东西下楼。


“我们为什么要来接他啊。”Nice有些厌烦地说道。

“因为他没有伴儿啊!”Peak说道,“而且,他也是我的朋友。”

多么正直的理由,Nice无法反驳,却很不开心。

他知道Peak除了自己以外,还有别的朋友,很多很多的朋友。但是最最好的朋友,还是Nice。

可是Boom给他的一种不好的预感,似乎会抢走自己在Peak心目中的位置。


“走吧。”Boom锁上自家的门,推着自行车出来,对Peak说道。

“嗯。”Peak踩着踏板,像个雀跃的小精灵一样飞驰出去。

Boom和Peak基本是平行的,不说话,听着Peak欢快地唱着歌。

而Nice,则像往常一样,跟在Peak后面,从不与他并排或者超越他。

这是从小以来的习惯。Nice太习惯于跟在Peak身后了。小时候Peak装“大哥”,要Nice像小弟一样跟着他。Peak说什么,他都说好。

所以Peak说以后我们都和Boom一起上学放学的时候,Nice竟不知道要怎么反对。

Nice对Peak的要求毫无办法,一直以来,都是这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*原来想一发完结的,结果又没写完Orz…先放这些出来看吧,下次写完下半部分再发个完整版好了。(下次肯定能完结了,这不是flag,嗯。)

如果时光可以逆流,那么一切悲伤故事是否就能够变成欢乐童话?

#日常搞事情# PT/TP股又暴涨了,早入手不亏哦(๑ ̄ ̫  ̄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