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与箏风_Kite

Peak is First.写的东西都是编的。

突然很想写一篇虐文,虐心虐肺那种😑

#日常扫tag# 仿佛喝了假酒的某皮
日常想念头发(1/1)

#日常扫tag# 喜欢这个长度的头发😭告别场是卤蛋我还需要心理建设才能接受😭

眷恋老旧到过时的东西。
比如卡式磁带,
比如胶卷相机,
比如偷偷喜欢你的心情。

【幸/皮/炳/鑫】爱来村变形计(08)

上期回顾


*月更的节目还有人看真是太令人感动了(抹泪)


~第04期(下)~


(变形第四天•爱来村)

“合宿”的第二晚相对太平了,但始终还是不太舒坦。

不过这天一大早,导演组给叶幸运和王尼斯带来了个好消息——他们可以去学校住宿了。

“哇真的吗?”王尼斯从一米五宽的床上跳下来,像复活了一样问导演。

“是真的啦。不过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去学校上学呐,要好好融入新的学校和班级。”

“嗯嗯我们会的。”王尼斯忙不迭地点头。


叶幸运揉了揉眼睛,心想,对哦,要交换生活,学习也是一部分,所以我是要去张贵鑫的班级上课?不过他才初二啊我都高一了,要重读初二岂不是很无聊……

然而,事实证明,叶幸运想多了。

导演组把叶幸运和王尼斯带到了校长室,然后校长把他们领到了……五年级(2)班。


“我原来想怎么着也得让我们上初中吧,”叶幸运对着镜头吐槽道,“没想到让我们上小学,还是和卡哥一个班。”


校长带着叶幸运和王尼斯走上讲台。“同学们,今天我们班来了两位新同学,大家欢迎!” 

台下的同学们“哗啦啦”地鼓掌,不过他们的眼神里也有不解——这明显不是同龄人吧?

“咳咳,我来解释下。”校长清了清嗓子,“叶同学和王同学原本都是高中生了,但是来到了我们班,就是这个班的一份子,他们有什么不懂的,各位同学还要帮助他们啊。”

“自我介绍下吧。”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宋老师笑盈盈地说。

“大家好,我叫王尼斯,大家可以叫我Nice~Nice to meet you的Nice~”王尼斯笑着说,还把手放到下巴下面摆了个装帅的姿势,把同学们都逗笑了。

“我叫叶幸运,没有小名。”叶幸运酷酷地说。

“好的,再次欢迎Nice和幸运啊~”宋老师说,“你们到第二组最后面那排坐着吧。”


叶幸运看到了张皮卡坐在第二组倒数第二排,走到他旁边的时候停了下来,对宋老师说:“我要和皮卡坐。”

张皮卡和他同桌还有王尼斯都被弄得有点尴尬。

“嗯,也对,要让王同学和叶同学都和班上的同学坐,比较快适应。”宋老师打了个圆场,“那个,李二强,你到后面和王尼斯坐吧。”

在叶幸运的注视下,李二强只好讪讪地收拾东西坐到了后排。

叶幸运坐到张皮卡旁边,终于放下了冰山脸。“卡哥,请多关照~”

张皮卡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继续做作业了。


习惯了上课玩手机,一上午的课王尼斯都觉得超级无聊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叶幸运虽然没睡觉,但是也没听进去半点课——他都在偷瞄张皮卡。

上午放学的时候,他扭了扭脖子——哎,有点疼。


“我们去吃饭吧~”张皮卡对叶幸运和王尼斯说,然后领着他们到了饭堂。

饭堂分配的午餐特别简单:白饭,水煮蛋,青菜,加一点五花肉。

这饭菜味道虽然也不咋地,但对被不好的伙食荼毒了几天的叶幸运来说,已经不错了。不过有样东西他真不吃——五花肉,不是红烧的他都吃不下。所以他把五花肉都挑到了一边。

“哎,幸运哥哥你不吃肉吗?”张皮卡问。

“嗯,不喜欢吃这种肉。你想吃吗?想吃的话给你。”

张皮卡眼睛都亮了,忙点头。

“多吃点。”叶幸运把自己碗里的肉都夹到了张皮卡碗里。

哎,这孩子,那么爱吃肉,却不长一点肉,叶幸运捏了捏张皮卡的小脸,有点心疼地想道。

王尼斯感觉叶幸运怪怪地,在别人面前那么酷,却对张皮卡那么好。

“我还是吃我的饭吧。”王尼斯扒了一大口饭,决定不想那么多了。


中泰镇希望小学主教学楼一楼有个很宽敞的大堂,吃完饭张皮卡和叶幸运王尼斯在大堂里坐着吹风。旁边有几个低年级的小女孩在跳皮筋,再旁边有一群小男孩在玩弹珠……

在深圳,课间和午休时间,小学生基本都是在玩手机、打游戏,看着这群孩子天真而真实的笑脸,叶幸运感受到了他们单纯直接的快乐。

“我想去和他们跳绳!”王尼斯指着另一边角落的一群小孩说道,然后小跑了过去。

王尼斯很快和他们打成一片了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“我困了……”张皮卡的眼睛眯了起来,然后靠在了叶幸运肩膀上睡去了。

一阵风吹来,拂动叶幸运的刘海。他把头轻轻贴近张皮卡的头,感到简单而惬意。



(变形第四天•深圳)

陈炳林醒来的时候,旁边的“小史努比”已经不见了。

他找了一圈,在阳台上发现了张贵鑫,这小家伙正在做俯卧撑呢。

“嘿,那么勤快啊。”陈炳林突然出声,吓了张贵鑫一跳。

“啊,哥哥你醒了。”张贵鑫站起身来拍拍手掌,“我有晨练的习惯,但是在这里不知道去哪里练,也怕吵到你,只好到阳台上做做俯卧撑了。”

“比哥哥我还勤奋呢。”陈炳林自嘲道,感觉自己练的都是假肌肉。


两人洗漱完毕,来到了饭厅,保姆已经做好了美味营养的早餐。

“阿姨他们呢?”张贵鑫问。

“我爸每天天不亮就要出门,我妈这会儿还没起呢。”陈炳林边给吐司抹果酱边回答。

有些城里的孩子,虽然父母就在身边,但是可能也见不到多少时间。张贵鑫听说过有这样的“新型留守儿童”,陈炳林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吧。

“想什么呢,快吃吧。”陈炳林把一片涂好蓝莓酱的面包塞到张贵鑫嘴里。

张贵鑫的腮帮子被塞得鼓鼓的,像只小仓鼠看着陈炳林。

“哈哈哈,快吃啦。”陈炳林给张贵鑫递了杯牛奶。

张贵鑫喝完牛奶,嘴上的绒毛上沾了一圈牛奶。


快到长胡子的年纪,嘴巴上偷偷还冒出淡青色的毛尖,那是荷尔蒙的鼓动,是青春的印记。

陈炳林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下意识地伸出手帮张贵鑫揩了揩嘴上的奶渍。

“小脏猫。”陈炳林轻声说。

张贵鑫瞬间红了脸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。

“以后在外面吃饭,不要让别人看到你这样。”陈炳林叮嘱张贵鑫。

张贵鑫点点头,心想还好是在陈炳林家不是在外面,不然可丢人丢大发了。

陈炳林想的是:这样其实很特么的可爱,我不想让别人看到。

他想的那么理所当然,连这独占欲为什么突然冒出来都没去思考。



(变形第四天•爱来村)

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,宋老师派发下去一张卷子。

“今天我们来练习下看图写话。同学们仔细观察下图1,然后写一段80~120字的文段,待会儿我抽几个同学来分享下他们写的。”

叶幸运拿到卷子,看到图中是一个小孩拉着一头牛,那头牛正要去吃前面的一片不知道什么植物。

他最讨厌的就是写作文了,比数学题还烦人。看着旁边的张皮卡和后面的王尼斯好像都在认认真真地写着,他也拿起笔写了起来。

十分钟后,宋老师见大家都写得差不多了,就开始点名了。

“叶同学,请念念你的作文。”

叶幸运内心突然千头神兽奔过,怎么第一个就点他?!


磨蹭了一会儿,看着老师同学还有张皮卡期待的眼神,叶幸运知道自己逃不过了,只好站了起来,念出自己的“大作”:“清晨,小明在田里放牛,那牛经过一片大蒜的时候停了下来想要吃蒜叶,小明心想坏了这不是我们家种的蒜啊得赶紧拉走,可是一小孩怎么拉得过牛呢……”

叶幸运念完后一抬头,发现宋老师表情很奇怪,似乎在憋笑。

“叶同学啊,那个牛呢,一般是不吃蒜叶的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——”同学们都忍不住笑了,张皮卡也乐得前仰后合。

“叶同学是从城里来的,不了解牛的习性也很正常。我们来请下一位同学分享下他的文段……”

叶幸运坐了下去,尴尬到不行。

“哥哥,周末我带你去放牛吧,你就知道它们爱吃啥了。”张皮卡小声的说。

“我也去我也去!”王尼斯偷听到了,表示很有兴趣。



一下午的课又很快过去了,放学的时候,校长来了,要带叶幸运和王尼斯去他们的临时宿舍。

“每个人有自己的床铺吗?”叶幸运问校长,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有的,不过是很小的床铺。”

到了那边,叶幸运发现所谓的床铺就是由课桌拼成的,上面铺上席子被子就算完了。

“特殊时期,是这样啦,好过我们三个人挤啦。”王尼斯拍拍叶幸运的肩膀安慰道。

是不用挤了,不过……卡哥怎么办?要一个人睡吗?叶幸运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。


校长走了一会儿,张皮卡蹑手蹑脚地溜了进来。

“哎,卡哥你还没回家呀。”

“我不想一个人回去。”张皮卡扁了嘴,“只有我一个人,我害怕……”

“那你想留下来吗?”王尼斯问。

张皮卡点点头,“可以吗”

“我们当然没问题,我是怕校长和老师不同意……”

“这样吧,”叶幸运想到了个“办法”,“你留下来,老师来巡查的时候你就躲到厕所里,应该没问题的。”

“幸运哥哥真好!”张皮卡开心地抱住了叶幸运的腰。叶幸运得意地笑笑,王尼斯心想别出什么事最好。


晚上张皮卡睡得早,做完作业就爬上床了。叶幸运和王尼斯以为不会有老师来了,又睡不着,就开始下五子棋(画好格子然后直接在纸上画棋子那种)。

两人战意正酣,校长突然来了,他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张皮卡。

“张皮卡怎么在这里?他不是应该回家了吗?”

“呃,他……他说害怕,不敢回家。”王尼斯实话实说。

“那你们就这么私自收留他过夜?”

“对不起校长……”

“你们出来。”

叶幸运和王尼斯面面相觑,然后跟着校长出去了。


“你们没有对不起我,只是下次如果要收留同学过夜,必须先跟老师说一声,不然出了什么事老师可负不起这个责任。”

叶幸运和王尼斯忙不迭地点头。

“现在有个忙需要你们帮,正好和张皮卡有关系,算是将功补过吧。”

“嗯?”


校长说明了来意,原来是他们终于联系上了张皮卡的爸爸张富天,可是他们怎么劝对方就是不肯回来,所以校长想让叶幸运帮忙劝劝张皮卡父亲。

“你现在是张皮卡的代理哥哥,这件事还是你来做比较适合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校长再次拨通张富天的电话,扯了几句后,把听筒给了叶幸运。

“张爸爸,这么多年,你就没有想过你的两个孩子吗?”

这是叶幸运问过自己爸爸的话。曾经,他打通了爸爸的电话,哭喊着问他“你就没有想过我吗?”

张富天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我早就忘记他们了。”

“可是皮卡他们……”

张富天把电话挂了,叶幸运他们再打过去,对方已经关机。



(变形第四天•深圳)

放学铃声响起,张贵鑫正在收拾东西,一抬眼,发现满娜莎站在他面前。

“张贵鑫同学,你可以帮我个忙吗?”

“嗯,什么忙?”张贵鑫把书包放回了抽屉了。

“就是……可以帮我出黑板报吗?这次学校要评比,可是我一个人忙不完……你写字很好看,可以帮帮我吗?”满娜莎是文娱委员,也负责黑板报的制作。

“可以啊!”张贵鑫答应了。

“太好了!”满娜莎高兴地拉了拉张贵鑫的手然后马上放开了,“今天下午就开始可以吗?时间不是很多了。”

“没问题啊。”张贵鑫撸起袖子,朝满娜莎笑了笑。


同学们都走完了,教室里只剩满娜莎和张贵鑫还在认真地绘制板报。

满娜莎的艺术细胞很强大,她画水彩板报很有一手,此时正站在椅子上细心地画一片花簇。

张贵鑫则拿着毛笔,小心翼翼地抄写着板报参考书上的字句。

“画好啦!”满娜莎兴奋地叫了一声,不料没有站稳,眼看着就要从椅子上摔下来。

“哎,小心!”张贵鑫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满娜莎,满娜莎跌进了张贵鑫的怀里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张贵鑫问道。

“没事……”满娜莎看着眼前的张贵鑫,摇摇头道。


“没事了就自己站好!”教室前门传来了陈炳林的声音。这是演狗血爱情偶像剧呢?陈炳林觉得很不爽。

张贵鑫被突然出现的陈炳林吓了一跳,急忙松开满娜莎,满娜莎勉强保持平衡站定了。

“哥哥,你来啦。”不知道为啥张贵鑫觉得有点心虚。

“不能按时回家也不和我说一声,知道我在校门口等你多久了吗?打了几百个电话也不接。”

“对不起,我忘记了,然后开了静音……”张贵鑫低着头,不敢看陈炳林。

“抱歉啊学长,是我让贵鑫同学帮忙的,下次我……”

“没问你。”陈炳林冷冷地打断了满娜莎。

“可以回家了吗?”陈炳林把张贵鑫的下巴抬起来,问他。

张贵鑫看了满娜莎一眼。

“你回去吧,今天谢谢了,剩下的我自己会搞定了。”满娜莎语气平和地说。

“嗯嗯,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张贵鑫怯生生地跟在陈炳林身后走出了教室。

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满娜莎捏着手里的颜料,眼神变得凌厉。

“不要太拽哦,陈——炳——林。”


“哥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啊?”张贵鑫问陈炳林。

“就某人‘英雄救美’的时候。”

“哥哥,你生气了吗?”

“对,我生气了。”

“对不起啊,我真的不是故意让你等的,我只是……”

“我又不是气这个。”陈炳林翻了个白眼。

“那你气什么啊?”张贵鑫不解。

“我……”

陈炳林答不上来。“是啊?我气什么呢?为什么看到张贵鑫抱着那个女的我会那么不爽呢?他只是我弟弟啊,还是临时的。”陈炳林内心的声音也是疑惑的。

“先回家。”陈炳林戴上头盔,加了油门,冲了出去。



晚上,陈炳林正在王者峡谷驰骋,突然有个电话进来。

“阿林,上次你让我帮忙查的那个女人,有消息了。”

陈炳林看着好友发来的照片和地址,连忙叫张贵鑫到自己这里来。

“你看看,这个是你妈妈吗?”

张贵鑫慢慢挪到陈炳林的电脑面前,虽然照片不是很清晰,但是张贵鑫认得出,上面那个人,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生母邓彩英。

“是她。”张贵鑫点点头,眼眶里开始有泪水打转。

“我看了地址,就在深圳,龙岗那边,我陪你去找她,怎么样?”

“好……”

自己此次交换的一大目的就要实现了,不知为何张贵鑫却高兴不起来。见到妈妈的话,她会和自己说什么?自己又要和她说什么?还能和她相认吗?

结局可能是美好的,也可能是残酷的。


(第04期播送完毕,播放片尾曲《相信有真爱》)


【下期预告】

#片段1#

“娅娅乖,跟妈妈回家啦。”

张贵鑫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,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,消失在巷子里……


#片段2#

“你不是没人要的小孩,你不是!”

叶幸运捧着张皮卡的脸,抹去他的眼泪,认真地说道。


#日常扫tag# 你在想什么呢,米奇头?

#日常扫tag# 那天的他真的超帅,可惜没有多少皮卡粉去。
(来自写文难产的客户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