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与箏风_Kite

Peak is First.

【幸/皮/炳/鑫】爱来村变形计(03)

前情回顾


~第02期(上)~

“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,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?

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,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?

如果我问你什么,你是否想到,妈妈梦中的惊起?

如果那是一个你不熟悉的家,你会不会把善良当作路牌?

如果这是一个国家的未来,你是否让他酣睡,不再彷徨?”


(变形第一天•爱来村)

叶幸运感觉自己遇到了克星,而且是自己束手无策的那种——他对别人在自己面前哭,真的是毫无办法。

更别提眼前这种山洪海啸式的哭泣。


“呜呜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“你能不能别哭了啊?”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……

“行了,我叫你哥哥,你叫我弟弟行吗?”

叶幸运快崩溃了,如果知道张皮卡会哭得那么惨,自己就不动坏心思了。


事情还得从两个小时前说起。

那会儿叶幸运准备睡一下,却发现枕头上有一只布娃娃——那是一只皮卡丘玩偶,看起来很旧了,虽然洗过很多次但还是脏了,尾巴那里也有缝补过的痕迹。

“什么鬼啊……”叶幸运嫌弃地捏起它的一只耳朵,然后把它甩到了床底下。


然后回到刚才,张皮卡和叶幸运互相认识后,眼睛往床上一瞄,发现自己的皮卡丘居然不见了。

“我的皮卡丘呢?”张皮卡问叶幸运。

叶幸运想到张皮卡不愿叫自己哥哥,就想捉弄一下他。

“啊?什么皮卡丘,我没看见。”

“就是一只皮卡丘模样的娃娃。你快拿出来!”张皮卡断定是叶幸运拿了,“那对我很重要!”

“怎么个重要法?”叶幸运挑眉看着张皮卡。

“你就告诉我在哪里嘛!”

哟嘿,还卖关子了,那我也继续卖关子了。叶幸运打算吓唬一下他。

“哦~那个啊,我丢了。”

“你、丢了?!”张皮卡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幸运,“你怎么可以把它丢了!”

“看着那么脏那么破,还放在床上,碍眼。”


张皮卡的眼眶瞬间红了。

“它是很破,但是轮不到你嫌弃它!”

看着张皮卡要哭了,叶幸运有点想服软,但是又有些骑虎难下,干脆不说话了。

“那是我爸爸去城里打工给我买的第一个娃娃,我抱了4年的,你就那么丢了……呜呜呜”

张皮卡开始哭了起来。

“哎你别哭呀……我赔你一个行吗”

叶幸运抬手想去擦张皮卡的眼泪,却被张皮卡一巴掌拍了下来。

“你根本……不知道那个娃娃……对我有多重要,你有多少臭钱……都赔不起……”

说着,张皮卡又继续哭得更厉害了。


“呜呜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“你能不能别哭了啊?”叶幸运耐着性子哄他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“行了,我叫你哥哥,你叫我弟弟行吗?”

张皮卡依然不领情,哭得门外的鸡鸭猫狗也开始叫唤,叶幸运感觉要疯了。

他终于知道自己玩笑开过头了,弯下腰,努力伸出手去够,过了一会儿,总算把那只“灰头土脸”的皮卡丘捞了出来。

“喏,给你。”

张皮卡看到了娃娃,终于停止了哭泣,从叶幸运手中抢过那皮卡丘,瞪了他一眼,然后跑了出去。

张皮卡压着水泵打了些水,往盆里倒了些自制的皂粉,然后开始洗那只娃娃。

看着张皮卡一边抹眼泪一边揉搓娃娃的身影,叶幸运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。


第一次感受到,原来让别人不开心,自己也不好受。”叶幸运对镜头说道,然后低下了头。



(变形第二天•深圳)

这天上午辛迪带张贵鑫去办理了入学手续,张贵鑫去的是叶幸运读过的“Make it Right国际学校”初中部。

辛迪也是从衣柜里翻出了几套校服给张贵鑫。

“这些是我以前给幸运买的校服,可是他不愿意穿,一次都没有穿过。”辛迪把校服递给张贵鑫,“希望你不要嫌弃。”

张贵鑫换完校服,怯生生地走了出来,拿着领带,不好意思地看着辛迪。

辛迪笑了,原来张贵鑫不会打领带。不过这也很正常。

辛迪帮张贵鑫慢慢打好了领带,又理了理衣领,心理感慨道张贵鑫真的很帅气的一个小伙子。

“谢谢妈妈……”

辛迪又有一瞬间的晃神,仿佛刚才对自己说谢谢的是叶幸运。

“没事……”辛迪背过身走进自己的房间,然后开始抽泣起来。


妈妈帮儿子打领带理衣服,然后儿子对妈妈说谢谢,本来应该是稀松平常的事,对辛迪来说,却变成了奢望——

到底是什么,剥夺了她作为人母的幸福?


中午吃过午饭后,张贵鑫听到有人按响了门铃。打开门一看,是陈炳林。

“炳林,你来啦。”辛迪招呼着,“吃过饭了吗?”

“嗯,吃过了。”陈炳林点点头,“我是来接贵鑫弟弟去学校的。”

陈炳林在Make it Right国际学校高中部读高二,辛迪拜托他在交换期间帮忙照顾张贵鑫。

“嗯,那就麻烦你了!”辛迪把他们送到了门口,嘱咐了几句,就让张贵鑫随陈炳林去上课了。

下了楼,陈炳林丢给张贵鑫一个头盔。

“愣着干啥?戴上然后上车啊!”陈炳林边戴头盔边说。

“哦……”张贵鑫只好学着戴上,然后坐到了陈炳林的机车上。

“坐稳了!”陈炳林喊了一声,就加大马力冲了出去。张贵鑫没准备好,差点被甩出去,还好抓住了陈炳林的衣服。

陈炳林无奈:这小子是想把我的校服扯皱吗?

他稍微减慢了速度,腾出一只手,把张贵鑫抓着自己校服外套的手搭到自己腰上。


很快就到了校门口了,陈炳林把车停了下来,张贵鑫颤颤巍巍地走下车,摘下头盔,感觉还有点儿晕。

“走吧。”

陈炳林搭着张贵鑫的肩膀向前走去。陈炳林心想:这家伙还真是小只。

确实,陈炳林183,比张贵鑫足足高了20公分,搭着他像搭着一个小学生。

“你几班的知道吗?”陈炳林问。

“嗯。”张贵鑫点点头,“8年级(B)班。”

陈炳林一路护送张贵鑫到8年(B)班教室门口。

“进去上课吧,有什么事可以打我电话,舅妈应该有把我的号码存进你手机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那我先走了,放学后等我一下。”

“谢谢你,哥哥。” 

陈炳林刚抬脚要走,听到这声“哥哥”,忍不住转过身来。

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谢谢你,哥哥。”张贵鑫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你叫我什么?再叫一次?”

“哥哥……”张贵鑫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陈炳林。

“乖,哥哥放学后马上过来。”


陈炳林摸了摸张贵鑫的头,然后走了。

走到高中部那栋楼,陈炳林躲进厕所,开始傻笑起来。

“哥哥、哥哥!哈哈哈哈!”

上课预备铃响起,陈炳林才揉揉脸,停止傻笑。

他觉得自己好像个变态,但这也不怪他——他是他们那辈倒数第二小的,比自己笑一岁的叶幸运都是直接叫他“陈炳林”的,学校里有叫他“学长”的、有叫“陈哥”、“炳林哥”甚至“大哥”的,但就是没有直接叫他“哥哥”的。

张贵鑫这么单纯而真挚地叫自己“哥哥”,不像其他人是因为怕他或者尊敬他才叫的,让陈炳林莫名暗爽到内伤。



(变形第一天•爱来村)

晚上,叶幸运觉得饿了,可是翻遍了家里都没有什么现成的吃的,只好主动和张皮卡说话。

“皮卡,有什么吃的吗?我饿了。”

张皮卡却好像还在和叶幸运生气。他别过脸,不理叶幸运。

“我……好,皮哥,有什么吃的吗?”

张皮卡嘟着嘴说:“你还没和我道歉呢。”

“啊?”叶幸运想了想,自己好像是没道歉,原来这个很重要吗?

“对不起,卡哥,我不该丢你的娃娃的。”叶幸运诚心诚意地道歉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张皮卡做了个鬼脸,然后恢复了笑容。

“我哥哥说过,做错了事情,就应该道歉,谁都没有包容你的义务。

叶幸运讪讪地笑了笑,被一个小鬼教训,还真是尴尬。


“我们家有面。”张皮卡告诉叶幸运。

“太好了!你快去煮吧。”叶幸运表示有吃的就好面也可以了。

“可是我不会煮耶……”张皮卡摊手。

“……那你以前都怎么吃饭的?” 

“以前都是我哥哥煮的呀!” 张皮卡眨巴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,看起来是如此的天真无辜。


叶幸运感觉自己遇到了克星——五行皆克的那种。


这种破地方肯定没有外卖,哎不对,就算有外卖我也没钱买。

叶幸运坐在床上捂着脸,感到很绝望。

张皮卡想起哥哥临走前的交代,觉得还是得对这个新哥哥好一点吧。他坐到了叶幸运身边,扯了扯叶幸运的袖子。

“我们一起煮面吧,幸运哥哥。”

叶幸运转过头,看着张皮卡。

“你刚叫我什么?”

“幸运哥哥啊……”

叶幸运居然有点开心——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他,不久前眼前这小子也还不肯这么叫他的。

谁能想到,相隔千里的表兄弟两人,居然都因为被叫了哥哥,而暗自高兴。

“咳咳,”叶幸运尽量不表现出得意的样子,“可是,皮卡弟弟,我也不会煮啊。”

“嗯……”张皮卡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“我见过哥哥煮,大概知道要怎么煮,你来帮我好了。”

“好吧走吧我真的要饿死了。”叶幸运推着张皮卡进了厨房。


劈柴,生火,烧水,下面,调味,还放了点青菜和火腿肠,鼓捣了好久,两人终于做出了两大碗面。

叶幸运吃了一口,虽然说不上好吃,但也不是太难吃。

“幸运哥哥,你要不要加点辣椒?我哥哥自己做的,可好吃了。”

“好啊,给我来点吧。”

“不怎么辣的。”张皮卡给叶幸运加了一大勺。

叶幸运一吃,差点喷火——这也叫不怎么辣?果然不应该相信湖南人的口味的。

但确实是饿了,叶幸运辣也要吃了,于是他一边流汗,一边把一大碗面吃完了。

张皮卡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,乐得笑了。

叶幸运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不要笑,自己却也忍不住笑了。


叶幸运突然觉得,这次交换生活,或许也不是自己想得那么糟。



(变形第二天•深圳)

“哎,外面那个人是谁啊?没见过。”

坐在8(B)班窗边的一个女生问她同桌。

“不认识。不过刚才好像是陈炳林在和他说话。”

“陈炳林?高中部那个陈炳林?哟吼,说不定也是个人物呢。”


预备铃响了,但是张贵鑫没有进去,他等老师来了,才一起进去。

“同学们,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班新来的插班生。”

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刘老师把张贵鑫带到了大家面前。

张贵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对大家说:“大家好,我叫张贵鑫,来自湖南怀化,请多指教。”张贵鑫想尽量表现得自然些,却还是紧张地抓着衣摆。


“张贵鑫,这名字好土啊哈哈哈……”

 “现在居然还有人留板寸……”

讲台下有声音小声议论道。

“同学们请安静。”刘老师拍了拍桌子,然后问张贵鑫,“贵鑫同学,你有英文名吗?”

张贵鑫摇了摇头——他们虽然从初中开始有上英文课了,但是没有英文名这种东西。

“好,没事,我下课帮你起一个吧。先去第三排的空位坐下吧。”

张贵鑫抓着书包,走到了空位上,略感不安地坐下。

身后还是有议论声,张贵鑫努力不去听,打开书本,想跟上老师的节奏,却感觉吃力——乡村的教材和沿海城市的教材,还是有区别的。


张贵鑫预感到,这次交换生活,可能不会那么轻松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#日常扫tag# 头上长了个绿色的犄角😂
然而真的是很好看了我的宝宝

#peaktoey# I say Hello and you say Hi🐰❤️🐭好久好久没搞事情了……

【幸/皮/炳/鑫】爱来村变形计(02)

前情提要


~第01 期 (下)~

(变形第一天•爱来村)

叶幸运到达爱来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。

4月初的怀化还是有些冷,从广东过来的叶幸运意识到自己好像穿少了。

不过这边环境确实很好,山清水秀,天朗气清。叶幸运在村口环视了一周,问导演哪栋是他要住的房子。

“村口的房子都是稍微有钱的人家里,不是你的目的地。”导演答道,“还得走一会儿呢。”

叶幸运又扯着行李随导演组走了十几分钟,终于在一座破旧的木屋面前停了下来。

“到了。”导演示意叶幸运进去,叶幸运却犹豫了。

“怎么,很失望?”

叶幸运冷笑:岂止是很失望,简直是相当失望——对住惯了豪宅的他来说,那房子破得简直不像是人住的,从被导演推开的门里瞥进去,一片昏暗残破。

门口有鸡圈鸭圈牛圈羊圈……各种动物的叫声和味道也令他窒息。


“失望也好,害怕也罢,你们签了协议,就不能临阵脱逃的了。”导演拍拍叶幸运的肩膀,“做个男子汉吧!”

叶幸运斜了导演一眼。

“我说了要跑了吗?”说着拉着行李就进去了。


“你参加完这个节目,回去还是不想和妈妈一起住的话,我就搬走,而且我会联系上你爸,尽力让他接你过去。”

叶幸运想起了妈妈几天前的话。这也是他答应来变形的原因。


叶幸运进了屋子里后,环视一周,怎么看怎么嫌弃——房子被分割成三部分,外面是客厅饭厅卧室三合一的空间,里面是厨房和卫生间;桌子和床都很破旧,家里基本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。叶幸运摸了摸桌子,还好,虽然旧,但不怎么脏,不然他可受不了。

不过叶幸运有挺严重的洁癖,别人不小心碰到他的东西都要被他瞪死,想到要和一个陌生人同吃同住甚至同睡一张床(毕竟家里只有一张床他可不想打地铺),他还是挺绝望的。

叶幸运的眼神落在了墙上,上面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奖状,这些奖状可以算是这个家唯一的装饰品了吧。

“六年(1)班张贵鑫……三好学生……”

“初二(3)班张贵鑫……期末考第一名……”

叶幸运看着墙上的的奖状自言自语道。

“张贵鑫,好像就是和我交换的那个人。呵,还是个学霸呢。”

再往下看,看到了另一个名字。

“五年(2)班张皮卡……优秀少先队员……”

张皮卡?是张贵鑫的弟弟或妹妹?看名字应该是弟弟?叶幸运想。

还有“优秀少先队员”,真是个久违的称呼。小学的时候叶幸运也得到过类似的奖状,他拿到的那天还很高兴地想拿给妈妈看,结果等他睡着了妈妈还没回家。


怎么又想到不开心的事了。叶幸运摇了摇头,突然觉得好困。

也不知道这个张皮卡什么时候回来,叶幸运决定先睡一觉再说。



(变形第一天•深圳)

辛迪在机场到达大厅等了好久,都没有看到导演和自己描述的那个孩子的影子。

就在她等得有点焦急的时候,她看到一个认识的工作人员扶着一位少年走了出来,不远处还有摄像机,看来,他应该就是张贵鑫了。

辛迪赶紧迎了上去。

靠近一看,才发现那个少年脸色很差,像是生病了。

“他怎么了?”辛迪问工作人员。

“他严重晕机,好不容易熬到了下飞机,在医务室待了好一会儿才出来。”

张贵鑫看到辛迪,知道她就是自己交换期间的妈妈,勉强挤出一个笑。

“让您久等了……妈妈”


辛迪愣住了。

有多久没有听过别人叫自己“妈妈”了?辛迪感觉自己在做梦。

回过神来后,她抱住了张贵鑫,几乎要哭了。

“没有没有,是妈妈没有早点去找你……”

辛迪摸了摸张贵鑫有些惨白的小脸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贵鑫……我叫张贵鑫。”

“贵鑫、贵鑫……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儿子了,好不好?”

这次轮到张贵鑫晃神了。失去母爱太久的他,不敢轻易接受这份幸福。

“不好吗?”辛迪又问?

“好、好!妈妈……”张贵鑫看着眼前这个慈祥的女人,感受了久违的温暖。


就让我自私地占有这份爱吧,哪怕这只是一场梦,一场两周之后就要醒来的梦。



(变形第一天•爱来村)

叶幸运感觉到周围好像有别人的气息,渐渐醒了过来,一睁开眼,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,把叶幸运吓了一大跳。

“你是谁?!”

“我还没问你是谁呢!”大眼睛的主人把脑袋移开了,坐在了床边,“这是我家耶。”

“你家……”叶幸运坐起身来,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,“难道你是……张皮卡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?”

“你别管反正我就知道了。”叶幸运可懒得解释自己因为无聊看完了他们墙上的奖状的事。

“那你呢?怎么会睡在我床上?”

“呃,我是来交换的。”

“哦~”张皮卡好像想起了什么,“我知道了!我哥哥和我说过,那个啥《变性记》!”

“……是‘变形’。”


“哦什么都可以啦,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“我叫叶幸运。”

“幸运你好!”张皮卡伸出手,笑起来,眼睛亮晶晶的。

这孩子挺可爱的嘛。叶幸运想——如果张皮卡没有说接下来这句话的话。

“你赶紧变形完回去哦,这样我的哥哥说不定就能早点回来了。”


“小子,你给我听清楚两件事。”叶幸运的脸开始黑了下来。

“哈?”

“第一,我比你大,你应该叫我哥哥,叶哥哥、幸运哥哥还是直接叫哥哥都随你。”

“第二,在交换期间,我相当于张贵鑫,你要听我的话!”

叶幸运知道,自己黑起脸来,还是挺有威严的,起码班上的同学都怕他。


谁知道张皮卡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他,仿佛在看一个傻子。

“我哥哥只有一个,任何人都不能代替他。”


叶幸运觉得自己遇到了克星。



(变形第一天•深圳)

 车窗外是快速变化的繁华景象,张贵鑫几乎没怎么眨眼地看着,心中惊叹不已——深圳,这个全国经济腹地,只在文章上看到过的地方,如今正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自己眼前。

车子平稳地开进了叶幸运家所在的小区,辛迪挽着张贵鑫来到了自家门口,打开家门后,张贵鑫却不敢进去——屋里宽敞明亮,地板一尘不染,看着自己又旧又脏的鞋子,他感觉会玷污屋内的世界。

“没事的,进来吧!”辛迪看出了他的犹豫,拉着他进了家门。

“妈妈,我可以先洗澡吗?”

“可以啊!”辛迪笑了,“我带你去找衣服啊!”

“啊,我有带衣服的。”张贵鑫摆摆手。

“妈妈也给你准备了,穿妈妈给的不好吗?”

“好……”张贵鑫点点头。


“贵鑫,你多高呀?”辛迪边翻衣柜边问。这个衣柜里是她给叶幸运买的、然后叶幸运不愿意穿的衣服。

“163。”张贵鑫怯生生地回答。

“嗯,对了,还没问你几岁了?”

“15岁了……”

“哦,那比我们家幸运还小一岁呢!”

15岁了才163……辛迪想起叶幸运15岁的时候已经175了。她拿着一件T恤,转过身去在张贵鑫身上比划,顺便捏了捏他的手臂。

太瘦了……虽然可能是因为干农活有点肌肉,但还是太瘦了,瘦得让人心疼。

张贵鑫尴尬地笑笑。他知道自己比起城里的同龄人来说要矮小瘦弱太多。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砍柴挑柴,他想长高长壮也很难。


辛迪给张贵鑫挑好衣服,又耐心地教了他各种洗浴设备和清洁剂怎么使用。

洗完澡换上新衣服的张贵鑫,仿佛换了一个人,干净、精神,阳光可爱。

辛迪一个劲儿夸他帅,不过他自己倒不是很适应——看着镜子里穿着时髦衣裳的自己,张贵鑫觉得自己像偷穿少爷衣服的仆人。


晚上,辛迪为张贵鑫设了个接风宴,邀请了一些亲朋好友。

坐在大圆桌的一角,看着满桌珍馐佳肴和周围一群不认识的人,张贵鑫感到既新奇,又不自在。

开始吃饭了,张贵鑫吃了几口从未尝过的美味,突然掉了眼泪。

“怎么了?饭菜不好吃吗?”辛迪紧张地问道。

张贵鑫摇摇头,抹了抹眼泪。

“不是的,饭菜很好吃,只是我想到,只有我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,我弟弟却吃不到,觉得好难过。”

“就因为这个哭呀,傻孩子,”辛迪摸摸张贵鑫的头,“等你回去那天,妈妈给你打包好多好多好吃的,带回去给弟弟吃,好不好?”

“嗯!”张贵鑫破涕为笑。


坐在张贵鑫右手边的是叶幸运的表哥,陈炳林。

目睹了刚才那一幕,他觉得这个农村来的新弟弟,要么是有点傻,要么就是矫情——都15岁的人,因为这种事哭,他实在是无法理解。

过了一会儿,不经意间,两人夹到了同一块鸡翅。

张贵鑫马上把筷子缩了回去,然后看着陈炳林说“对不起。”

从来没有人因为这种小事这么真诚而小心翼翼地和他道过歉。

陈炳林看着张贵鑫纯粹得近乎澄澈的眼睛,心想,大概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单纯的人吧,只是自己的世界里,这种人太稀缺了。


(第01期播送完毕,播放片尾曲《需要一个人》)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【下期预告】

“呜呜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“你能不能别哭了啊?”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……

“行了,我叫你哥哥,你叫我弟弟行吗?”

“皮哥,卡哥,求您别哭了!”


“张贵鑫,这名字好土啊哈哈哈……”

“现在居然还有人留板寸……”

#日常扫tag# 宝宝的中文!!!还能再爱10086年!(ღ˘⌣˘ღ)

【幸/皮/炳/鑫】爱来村变形计(01)

文前肺话: 

*本文部分情节参考《变形计》第十三季《青春的名义》(陈新颖那个),其他部分纯属虚构。

 *人设:张贵鑫15岁,皮卡11岁,贵鑫是皮卡的亲哥哥,两人是农村主人公。陈炳林和叶幸运是城市主人公,年龄按真人年龄,陈炳林是叶幸运的表哥。

 *编的编的编的,不要当真不要代入真人。

 *节目需要可能会有点煽情,文风不像《爱来村二三事》那么逗比欢乐,不喜慎入。 


~第01 期 (上)~ “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,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?  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,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?  如果我问你什么,你是否想到,妈妈梦中的惊起?  如果那是一个你不熟悉的家,你会不会把善良当作路牌?  如果这是一个国家的未来,你是否让他酣睡,不再彷徨?”

(变形前一天•广东深圳福田区某小区)

 “幸运,出来吃饭啦!” 辛迪女士敲了好久的房门,屋里的人却像没听到一样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“叶幸运,明天你就要去变形了,今天就不能和妈妈吃顿饭吗?” 依然没有回应。

 辛迪叹了口气,颓坐在沙发上,望着桌上自己辛苦做了一上午的菜,感到非常绝望。

 “他原来不是这样子的。”辛迪对着镜头说,“小时候他很乖的,自从我和他爸离婚之后,他就变了个人……” 辛迪捂住脸,忍不住开始哭泣。

 “从那之后他几乎一句话都没有和我说过,我对他而言简直连陌生人都不如……我真的受不了了……” 

高档小区偌大的房子,显得空荡而冰冷。 

客厅的展示柜上摆着一些照片,其中一张是个穿着棒球服笑着的孩子。 他就是我们这期变形计的城市主人公——叶幸运。

 叶幸运今年16岁,生长在一个优渥的家庭。 本来,他也有一个还算幸福完满的家,他也是个品学兼优、热心集体的孩子。然而12岁那年,他的父母离婚了,他被判给了妈妈。 

从此以后他性格大变,不和妈妈还有妈妈那边的亲戚讲话,在班上也变得沉默寡言,对谁都爱答不理,上课以睡觉为主。要么就板着一张脸,让人不敢靠近。 


在出发前,叶幸运终于接受了节目组的采访。 

“都是她自作自受。” 

叶幸运第一句话就是这个。 

“四年前他和我爸离婚的时候,就该想到有这天了。”叶幸运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,想装得满不在乎,但是说到爸爸时,眼底还是透出了落寞。

 “我知道他们离婚是因为我爸在外边有人了。这也是她自己作的。谁让她整天就知道忙事业,家都不顾。” 

叶幸运拿出一张和爸爸的合照,照片里的叶幸运还是小学生模样。

 “这是最后一次他去我家长会的时候拍的。对了,那个女人,一次都没去过。” 

“我爸走那天,我哭着喊着求他留下,他还是走了,而那个女人只是拉着我不让我去追他。”

 “从那天起,我就恨透了她。” 叶幸运看着镜头,冷冷地说。 在叶幸运的脸上,导演看到了不应该属于16岁少年的成熟和阴冷。


 (变形一天•湖南怀化XX乡中泰镇爱来村) 

进了村子,穿过一条小溪,再登上一段山路,就到了这期变形计农村主人公——张贵鑫的家。 

这个破旧的农村老屋里,只有张贵鑫和弟弟张皮卡两个人。 

他们的妈妈,在张贵鑫10岁那年,因为受不了农村的贫苦,离家出走了。他爸爸说要出去找妈妈回来,顺便在外边打点工,结果在第一年回来过一次之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。张贵鑫后来听说,他爸在城里有了另一个家,不会再回来了。爷爷奶奶去世的早,也没有其他可以投奔的亲戚了。11岁那年,绝望的张贵鑫,只好挑起家里的担子,开始与弟弟相依为命。

 现在张贵鑫15岁了,弟弟也11岁了,日子相对稳定了点。只是当弟弟问起父母的下落时,张贵鑫还是不忍告诉他真相。

 “他们只是在外面打工赚钱,赚到钱了就会回来的。”张贵鑫一遍一遍地说着,不知道是在骗弟弟,还是在骗自己。 


早上天刚亮,张贵鑫就爬起了身,洗漱完毕后,自己都还没吃早饭,就开始喂鸡喂鸭喂牛喂羊喂猫喂狗。

 不一会儿,张皮卡也醒了,揉着眼睛和张贵鑫说早安。

 “今天不用上课,怎么不多睡一会儿。”张贵鑫摸着张皮卡的小脑袋说。

 “唔……我怕你在我还没起来的时候就走了……” 

这个弟弟啊,这是拿他没办法。张贵鑫赶紧去煮面,等弟弟洗漱完了就一起吃。 

吃完早饭后,两人拉着羊上了山,然后,张皮卡放羊,张贵鑫则去砍柴了。

 “变形前最后一天还要砍那么多柴啊?”导演问。

 “就是因为要去交换了啊。”张贵鑫擦擦汗回答道,“我弟弟太小没啥力气砍柴,新来的城市公子哥估计也不会这活儿,不备多点柴,我不在的日子里,他们怎么过?” 

张贵鑫背着一大担柴,张皮卡牵着羊驮着一些柴,回家了。 


晚上,张贵鑫和张皮卡一起写功课。

 “刻——舟——求——剑——”张皮卡边抄课文边摇头晃脑地读着,“楚国……有个人……过江……” 张皮卡停了下来。

 “哥哥,楚国在哪里呀?”

 “楚国是古代的一个国家,现在已经没有啦。” 

“哦……”张皮卡咬着笔头,若有所思。 

给弟弟辅导完功课,哄他入睡,自己也做完功课后, 张贵鑫终于有空接受节目组的采访了。

 “你怨恨你的父母吗?” 

张贵鑫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 “怨恨过,可是现在能明白一点了。” 

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如果他们不后悔这样的选择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” 

说完,张贵鑫兀自笑了,笑容里带着无奈。 这个15岁少年的成熟却又淳朴的笑容,实在让人有些心疼。 


(变形当天•深圳宝安机场) 

叶幸运一再要求节目组不要让辛迪送机,可是辛迪还是忍不住去了。 

远远地看着叶幸运要过安检了,辛迪控制不住自己,还是跑了上去。

 “幸运啊,你在那边可能会吃苦,要熬一下,很快妈妈就接你回来了。” 

叶幸运像没听见一样,走得越来越快。 被保安拦下来的辛迪,在安检口开始大哭。 

“幸运啊……” 

叶幸运带着口罩,此刻恨不得再拉高一点,把整个脸都遮住。 

下了飞机,又是面包车的长途跋涉。 望着窗外连绵的群山,叶幸运对自己的变形生活,既有点害怕,又有点期待。


(变形当天•爱来村村口)

 “送到这里就好了,弟弟你回去吧。”

张贵鑫对张皮卡说道。 

“哥哥,你要去多久啊……” 

“昨晚不是告诉过你了吗,去两个星期就回来。”

 “两个星期……”张皮卡掰着手指算了下,“半个月差不多啊,好久啊……” 张皮卡嘴巴一扁,快要哭了。

 “也不是很久啦,这样,你在门口画正字,一天画一笔,画完三个正字,我就回来啦!”

 “叭叭——”司机按了按喇叭,示意张贵鑫该上车了。

 “皮卡,哥哥得走了,我不在的时候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家里的动物好不好?” 

“好……” 

“还有,要听新来的哥哥的话,可以的话,也照顾一下他……” 

“嗯……”张皮卡点点头,两颗硕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 “我走了……”张贵鑫背好背包,揉了揉弟弟的头,上车了。 


张皮卡一开始是看着汽车慢慢启动,然后跟着车子走着,车子起步加速后,张皮卡就追着车子跑,边跑边哭。

 “哥哥——能不能——不要走——咳咳” 

“别跑了,很危险!”张贵鑫探出窗外叫喊着,突然一个拐弯,张贵鑫看不到车后面的人了。 

张皮卡见跟不上车子了,就瘫坐在地上开始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 

这是他第一次和哥哥分开,仿佛世界上唯一爱他的人也离他而去了。这对一个11岁的孩子来说,确实有点残忍。

 而车上的张贵鑫,也是禁不住泪流满面。 

大城市的生活是他向往的,他也想顺便去打探下父母的下落,但是要抛下弟弟,他还是觉得心如刀割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 

*5月15日起《爱来村二三事》姐妹篇《爱来村变形计》每周不定时播出 

*陈炳林在城市,下一次会登场 

*边拍边播,先播个上半集看看收视率如何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播吼(跑了)